央行總裁許遠東堅守匯率,但蕭萬長認為金融風暴不會短期結束,繼續固守匯率將付出高昂代價。蕭萬長拉著許遠東去面見李總統,李總統也認為蕭萬長的分析有道理,於是許遠東接受了蕭萬長的意見。
成功地對抗亞洲金融風暴,是台灣經濟史上值得驕傲一頁)

民國八十七年七月一日,泰國外匯市場出現異常交易,一場殃及全球的金融風暴就此揭開序幕,從東南亞到香港,韓國,日本,亞洲各國接連受到衝擊,就連台灣也進入了這個超級暴風圈。

就在台灣進入暴風圈不久,我在當年九月一日接任行政院長,這場金融風暴也成為我的第一個嚴厲挑戰。

當時央行總裁許遠東先生宣示穩定新台幣價位,要把美元對台幣的匯率維持在一:廿八‧五;這項政策起初相當成功,有效遏止了市場投機者趁火打劫,但隨著外在環境的惡化,政策漸感吃力。到了十月,民眾預期台幣會貶值,紛紛兌換美金,市場資金轉趨緊俏、利率攀升、股匯率保衛戰,市場預期貶值的心理卻更趨濃厚。

學者專家對此抱持兩種看法:一派認為台灣的外匯存底雄厚,應有能力保護價位;另一派則認為各國幣值都在貶值,台灣若要效法香港堅守匯率,勢必付出慘重代價。在行政院內部開會時,兩派激烈辯論,沒有交集。

在剖析各方意見後,我認為新台幣很難不貶值,而且繼續力守匯率將影響外買競爭力,難保經濟不會陷入惡性循環。另外,國際金融投機者雖未大舉入侵,卻已蠢蠢欲動,金融風暴若不能迅速平息,投機客將全面介入匯市興風作浪,導致經濟金融狀況更趨險惡。

說服許遠東改變政策
十月八日,我召開就任後首次財經首長會談,宣示政府穩定金融、股市的決心,並達成一項秘而不宣的決議:將在適當時機,放手匯率由市場機能運作。

十月十六日,行政院再舉行財經會談,我建議央行不應再進場干預匯價,央行堅持了三個月的匯率政策因此劃下句點。
這是一項關鍵性的政策轉變。新台幣貶值幾天之後隨即回穩,利率下降,股市上漲,且因匯率隨市場動態調整,投機者根本無從介入,整體經濟完全改觀。反觀香港政府,當時耗費一百五十億美元堅守港元匯率,傾全力與國際金融炒手索羅斯激戟,造成利率飆升,股市重挫,經濟一片蕭條。

許遠東先生因為堅守匯率,被一些立委狠狠修理,我在立法院出面為他辯護。散會之後,我私下勸許總裁改變主意,因為我認為金融風暴不會短期結束,繼續固守匯率將付出高昂代價。

這其中,尚有一段當時未對外界透露的插曲:由於央行職掌外匯政策,央行總裁依法獨立行使職權,我做為行政院長,一樣非常尊重央行職權。我和許總裁交誼深厚,我擔任國貿局長時推動簡化進出口簽證手續,希望把自由進出口項目交由銀行接手代簽,很多銀行都表示遲疑,而許先生站出來支持我的主張。

我和他是可以坦開心胸,深入懇談的老朋友。這次為了匯率問題,我又拉著許總裁去面見李登輝總統,李總統也認為我的分析有道理,於是許總裁就欣然接受了我的意見。

各國領袖紛來取經
到了八十七年五月問,受日圓大幅貶值的影響,新台幣預期貶值心理再度出現,為防堵外國投機客炒作新台幣匯率,央行決定暫停國內法人承作無本金交割之遠期外匯(NDF)交易;這項措施引起爭議,央行受到很大壓力,而我力挺接任的央行總裁彭淮南,終使新台幣匯率趨於穩定。

由於內閣成員通力合作,漂亮地反擊了金融風暴,國際金融投機客如索羅斯等人也知難而退,一度降至八百多億美元的外匯存底,逐漸回升到超過一千億美元。

八十六年,台灣經濟成長率維持在百分之六.八,八十七年也有百分之四.八三的水準;反觀其他亞洲國家,若非負成長,就是零成長。台灣成為亞洲金融風暴中受害最輕微的國家,這樣的成就讓國際間刮目相看,包括李光耀、吳作棟、馬哈迪、羅幕斯、蘇哈托、哈比比等元首,都先後與我交換意見,他們都想要向台灣「取經」。

在因應金融風暴的過程中,外界對行政院有許多不滿,包括暫停國內法人NDF交易、五百億元振興房市、振興股市、對經營正常之企業紓困等措施,都曾受到極大的批評和壓力。但是結果一一証明,那些決定都是正確的。

贏得這場金融風暴對抗戰,是台灣經濟史上值得驕傲的一頁。藉由這個成功的經驗,有機會和東協、日、韓等國家進一步面對面溝通,財經首長也紛紛受邀出國訪問,有機會把台灣經驗推向國際。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ncentSiew 的頭像
VincentSiew

蕭萬長 10K Long部落格

VincentSie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