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美斷交那一天,
當時蕭萬長擔任國貿局副局長,正準備赴美進行貿易談判。
一路上他難以闔眼,不斷模擬著如何與美方折衝,
為斷交後的台灣爭取「永久最惠國待遇」……。

微笑老蕭在談判桌上的"英姿挺拔"貌~)

民國67年12月16日凌晨,蔣經國總統從睡夢中被喚醒,獲知美國片面宣佈對我國斷交的消息。當時台灣正進行著中央民意代表增額選舉,面對此一遽變,政府決定選舉暫時中止,社會人心惶惶,陷入一片慌亂。

當時我擔任國貿局副局長,原訂隨同經濟部汪彝定次長赴美,展開台美貿易談判。汪先生原本是我國談判團團長,在獲悉斷交訊息後,必須赴行政院參加行政院孫運璿院長召開的緊急會議,無法成行。他打電話要我依原訂行程先行出發,路上再與台北聯絡,見機行事。

斷交之日赴美談判
我到了東京之後打電話回台北,汪次長說已請示過孫院長,要我繼續東飛。十二個小時後,我抵達了白雪紛飛的紐約,只見僑胞痛哭流涕;忍著傷痛。隔日清晨六時我搭上第一班飛機,轉往華盛頓。

一路上我難以闔眼,不斷模擬著如何與美方折衝,為斷交後的台灣爭取「永久最惠國待遇」。心中想著,斷交變局不是自己可以扭轉的,但如果能在這場貿易談判中取得佳績,也算對得起國家。

為期兩週的貿易談判隨即展開。由於事前在台灣我們做過詳細的沙盤推演,加上面對變局更刺激了我的鬥志。在談判過程中,我據理力爭,絕不輕易讓步;我義正辭嚴地愷切陳述,讓對手也不得不對我們敬畏三分,贏得了美方代表真誠的肯定。(至今,我在美國許多的好朋友都是當初談判時的對手。)

談判期間適逢美國人的聖誕假期,各行各業幾乎都在休假狀態。原本下榻於「五月花飯店」,聖誕夜,我疲憊地從談判桌上返回飯店,卻發現自己的行李竟被放在一樓大廳。櫃檯經理說是假期中無人服務,也無伙食供應,所以要我另尋住處。我只好提著行李,轉到附近的「康乃狄克客棧」,選這家旅館的原因很簡單:對面剛好有一家麥當勞,方便用餐。

那年的淒冷的聖誕夜,令我終生難忘。為了爭取這項「永久最惠國待遇」,我已為這項談判赴美七趟,在承受著鉅大壓力之下,我居然總共掉了十一顆牙齒。不過,這些辛苦獲得了回報!我們在談判桌上,獲得了美國所給予的「永久最惠國待遇」。

12月29日,汪次長由台北趕赴美國,在斷交前一刻簽下這份協議。這對當時未能加入GATT的台灣,是非常重要的保障,讓我們與其他競爭對手取得在美國相等的待遇,在「永久最惠國」的基礎上,才能創造出1980年代台美貿易的高峰。

關鍵一役,不負國家託付
台美斷交的衝擊已然遠去,要讓年輕一代瞭解「永久最惠國」對於台灣的重要性並不容易。不過,只要想想,台美斷交當年,兩國貿易總額是73億8千萬美元,進入21世紀,已超過510億美元,就可以知道這個問題的重要性。再看看中國大陸,以其強大國力,又有正式外交認可,尚須年年與美國重新談判,便可明瞭台灣與美國簽訂「永久最惠國待遇」有多麼珍貴!

回想起「永久最惠國待遇」談判那關鍵的一役,我可以很安慰地告訴自己:「我對得起當時處於變局中的國家所託付的責任,對得起台灣。」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incentSiew 的頭像
VincentSiew

蕭萬長 10K Long部落格

VincentSie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